“金元足球”浪潮退去,中超经历“成长痛”

2月28日下午5时是金元足球中国足协规定的国内联赛准入“生死线”,不能在截止时间前上交全体签名的浪潮上赛季工资奖金确认表的球队,将无缘征战新赛季。退去痛可惜的中超是,在这最后的经历关键时刻,球迷等来的成长,却是金元足球两支中超球队无奈告别的消息。  28日下午1时15分,浪潮江苏足球俱乐部(原江苏苏宁)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公告,退去痛宣布旗下各级别球队停止运营,中超同时表示“期待与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洽谈后续发展事宜”。经历然而直到截止时间过去,成长依然没有任何好消息传来,金元足球换言之,浪潮就算没有官宣解散,退去痛这支上赛季中超的冠军队也已经名存实亡。同样命悬一线的天津津门虎,最终也因为没能提交新的工资奖金确认表,而无缘新赛季中超联赛。一天之内告别两支球队,其中一支还是上届联赛冠军,在金元足球的浪潮退去后,中超联赛正在经历难熬的“成长痛”。  图说:江苏苏宁公告 官方图  江苏足球俱乐部深陷财务危局,早已不是秘密。进入2021年后,在中超对手陆续开启新赛季备战时,作为卫冕冠军的他们,却始终没有向球员发布集结通知,这个冬天,除了完成球队名称去企业化以及续约核心吴曦,围绕江苏队的几乎都是坏消息。上周,俱乐部传出可能“零元转让”的消息,并与省内的一些企业有过洽谈,但一切还是因为球队5亿元人民币的负债戛然而止。无独有偶,同样备受关注的国安股权转让一事,早前也因为俱乐部超过17亿元的债务而陷入僵局。说到底,这些债务都是在为前些年的疯狂“烧钱”买单。  时光拨回到2016年,那正是资本大量注入中超球队的时候,火爆的球市加上5年80亿元的版权“大单”,让众多投资人义无反顾地砸下重金。根据国际足联公布的报告,那个赛季中超球队的转会支出超过4亿美元,收入却仅有1050万美元,几乎没有任何自身造血能力的中超俱乐部,大都是以牺牲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为代价,在收支严重不平衡的情况下,维持着表面的风光。更麻烦的是,这样疯狂的趋势,直到2020赛季前才有所收敛,自身的商业开发大都停滞不前,“军备竞赛”却没有停止,俱乐部连年向母公司“举债”,自然在所难免。  中超俱乐部投资人虽然大都财大气粗,但毕竟是驰骋商场多年的老江湖,“亏本生意不能做”,肯定是底线,眼见着每年砸下真金白银越来越多,拿到的却只有球队的“借债证明”,加上企业自身发展情况的变化及疫情等因素,自然要重新评估投资价值。于是在这个冬天,近几年为重庆足球花费了几十亿的当代,有些力不从心了;支持了天津足球23年的泰达,想好聚好散了;连刚刚拿下冠军的苏宁,也支撑不住了……  图说:江苏苏宁是去年的中超冠军 新华社图  与早早传出“放弃治疗”消息的津门虎相比,之前始终在希望与绝望间游走的江苏队寿终正寝,所引发的震动相对要更大一些。作为上赛季中超的冠军球队,江苏的无奈告别,恐怕还会引发好几次“余震”。  上月初,老将刘建业曾通过社交平台向江苏队方面讨要欠薪,而队内没有拿到薪水的球员并不在少数,如今俱乐部已确认停止运营,球员、教练及其他工作人员的欠薪问题如何解决,恐怕会成为接下来一段时间的焦点之一。尽管目前沧州雄狮(原石家庄永昌)和浙江队(原浙江绿城)方面已经接到了可能递补参加中超的通知,但在江苏队名存实亡后,新赛季的超级杯是否进行;第一阶段AB分组又该如何调整等问题,也会让中国足协头疼。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作为联赛冠军的江苏队,拥有直通亚冠小组赛的资格,如果亚足联将“俱乐部停止运营”认定为自动放弃,那么中超不仅会损失一个亚冠资格,更会遭到罚款和扣除亚足联联赛积分的处罚;即便最终按照“山东泰山事件”的模式处理,足协也需要与可能递补参赛的重庆队沟通。总而言之,如何最大程度地减小“联赛冠军次年退出”所带来的的影响,已经是足协和职业联盟不得不思考的问题了。  古语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2021年初的冬天,应该是中超联赛成立至今,最苦涩的一段日子。巧合的是,28日的南京和天津,都降下了阵雨,但愿这天降的苦涩“泪水”,能成为中超联赛真正洗尽铅华的开始。(新民晚报记者 陆玮鑫)

托尼·克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