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玫瑰”世界杯赛场迎来最严峻挑战

第一场比赛和第二场比赛之间的铿锵玫瑰6天间歇期,对于中国女足而言无疑是世界决定今后多年发展走向的“酝酿期”:这6天顶着巨大压力的调整成果,将在7月28日19时对阵小组赛第二个对手海地队的杯赛比赛中展现出来。由于首战第89分钟丢球0∶1遗憾负于丹麦队,场迎与海地队的最严战较量便成为中国女足此番世界杯之旅真正意义上的“生死战”,取分方可保留争取小组出线的峻挑一线生机,落败则无缘晋级16强。铿锵玫瑰  这意味着球迷们热爱的世界“铿锵玫瑰”要在下个周末接受最严峻的考验,毕竟中国女足在世界杯决赛圈还从未遭遇过小组赛不能出线的杯赛沉重打击(除2011年无缘决赛圈)——女足世界杯从本届赛事开始扩军到32支球队表明全世界女足运动发展的欣欣向荣,同时比赛的场迎残酷性也相对增加,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赛中国女足与德国队、最严战西班牙队、峻挑南非队同组,铿锵玫瑰最终虽因净胜球少于西班牙队排名小组第三,世界但在6支小组第三球队当中排名第二仍然晋级16强——扩军后只有小组前两名球队具备出线资格,杯赛3场小组赛容错率大大降低。  “第一场输球的结果很可惜,大家都尽力了,全场比赛我们整体都不错,最后时刻的疏忽给了我们教训。”中国女足主教练水庆霞说,“过去的就不想了,我们现在要想的就是下一场比赛。”  正如水庆霞所说,在这场遗憾输掉的比赛中,中国女足已发挥出较高水准:除去最后时刻的疏漏,防线几乎没有失误,中场球员无论杨莉娜还是张馨、张睿,攻防转换衔接严密,锋线上首发的娄佳慧和张琳艳更是依靠自身的灵活优势,在参与防守的同时不断给对手施压,教练组拟定的上半场稳住阵脚、下半场伺机反攻战术策略,适用于中国女足体能及心理状况,可以作为证明的数据是丹麦队全场射门9次低于中国女足的13次,只是仅有两次射正便包括了绝杀进球。  “运气”从来都是足球比赛的组成部分,尤其实力相仿、场面均势的比赛:丹麦队角球进攻时中国女足全部11人退守在本方禁区,偏偏受对手干扰没有贴住后点对方争抢头球队员,保守心理(被对手摆脱防守后没有第一时间保护大禁区线而是举手示意没有犯规)和细节处理缺失(进攻时队友帮助争顶球员挤开防守球员已是常规操作),让丹麦队在这场势均力敌的比赛中拿到3分建立起出线优势。这样的技战术细节可以归结到比赛能力的欠缺,只有送出更多可以在欧美高水平联赛接受锤炼的球员,才会让中国女足迅速跟上世界女足发展潮流,从“能踢球”到“会踢球”再到“会比赛”的进阶过程,指明了中国女足需要补强的方向。  和欧美强队相比,较弱的激烈运动能力(速度、力量、爆发力、对抗强度)是中国女足天然短板——20世纪中国女足靠速度、灵活性和扎实的基本功成为世界强队,如今多项比赛指标中国女足再无优势,以对阵丹麦队为例,丹麦队人高马大的后卫就连速度与张琳艳相比亦无明显差距,中国女足较难利用对方防线空挡完成进攻,当两三名防守球员始终罩住张琳艳、王霜的突破路线,中国女足的攻击威力便大打折扣。  海地女足首场比赛0∶1小负英格兰队,虽然英格兰队包括射手王在内多名主力因伤缺赛,但海地女足的韧性、强度和成熟度大大出人意料绝非小组“鱼腩”,中国女足世界杯赛前“打平丹麦队、在海地队身上争取净胜球”的预案需要推倒重来,最危急的时刻,中国女足要靠详密的战术部署和“向死而生”的“玫瑰精神”与对手死磕到底,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  这一届中国女足不缺生死时刻的坚韧不拔,经过去年亚洲杯半决赛和决赛的历练,中国女足有理由让球迷继续信任“铿锵玫瑰”可以爆发出最强精神力量。  事实上“铿锵玫瑰”保持鲜艳本色常开不败的答案,不但应该体现在绿茵场上,更应该体现在校园里、课桌前和日常生活当中。当前正与女足世界杯同时进行的世界中学生女足锦标赛,比赛地为紧邻欧洲的北非国家摩洛哥首都拉巴特,济南历城二中和保定一中两支校园女足经选拔代表中国参赛,历城二中(中国1队)首战2∶0力克上届冠军德国女足,保定一中(中国2队)首战3∶1战胜法国女足——这是中国女足基础层面的希望之光,即便在校园环境中成长的小玫瑰们并不以“职业球员”为唯一目标。中国足球最缺日常化基础建设,国字号球队进步缓慢更无法与薄弱基础完全分割,无论欧美女足强队抑或进步神速的非洲女足球队,发展背后均不乏来自“非职业”层面的强力支撑,“群众基础”放之四海而皆准,女足姑娘征战世界杯赛引发关注,更高层级的关注点当为社会和学校给女孩提供更多运动选择,鼓励更多女孩踏上绿茵场去体验足球运动的独特魅力。  玫瑰并不柔弱,并不畏惧严寒,带刺的玫瑰才是中国女足最美、最强形态。  本报北京7月24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托尼·克罗斯